大運河文化:南朝四大詩人的“舟行丹陽”故事

核心提示: 丹陽大運河,堪稱丹陽的文化瑰寶,是流淌在這片古老大地上的千年史詩。早在西周吳國時期,丹陽大地上就出現了最早的運河雛形“葛城護城運河”。到了秦統一中國后,始皇東巡下令劈開云陽北崗鑿“徒陽水道”(運河鎮江至丹陽段)。

蔣國清

丹陽大運河,堪稱丹陽的文化瑰寶,是流淌在這片古老大地上的千年史詩。早在西周吳國時期,丹陽大地上就出現了最早的運河雛形“葛城護城運河”。到了秦統一中國后,始皇東巡下令劈開云陽北崗鑿“徒陽水道”(運河鎮江至丹陽段)。三國東吳時,孫權命令開鑿中國第一條山崗運河“破岡瀆”,貫通秦淮河與江南運河水系,使丹陽成為溝通首都建業(今南京)與三吳地區的重要水路交通樞紐。西晉時期,地方軍閥陳敏在丹陽西門開鑿練湖蓄水,首開以湖濟運先例。千百年來,運河水運的繁榮帶來了文化的繁盛,歷代眾多文化名人在此留下了大量運河文化故事及傳唱千古的詩作名篇。其中南朝時期是迄今發現丹陽運河詩歌遺存最早的年代。

南朝,中國歷史上一個重大的時期,上承東晉下啟隋朝,經歷宋、齊、梁、陳四代。其中齊、梁兩代皇帝均出自丹陽,尤其是梁代,其文化已達到了很高的境界,其文學、藝術、史學、哲學、宗教及科學諸方面都極富特色,對后代隋唐乃至宋元都有深遠的影響。當時的南京是南朝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而丹陽既是京畿重地、水陸交通樞紐,又是齊梁文化的故里,因而吸引眾多著名文人紛至沓來。其中,南朝四大著名詩人:中國第一位田園詩人陶淵明、中國山水詩派開創者謝靈運、南朝宋文壇領袖人物顏延之、南朝“元嘉三大家”之一鮑照等都在丹陽大運河文化帶留下了不朽詩章。此外,南朝宋孝武帝劉駿、南朝著名詩人張正見等也在丹陽留下動人詩篇。“眇眇孤舟逝,綿綿歸思紆”“曉月發云陽,落日次朱方”,充滿詩意的丹陽大運河,可謂名副其實的水上“古詩之路”,以下是這些著名詩人“舟行丹陽”的詩歌故事——

陶淵明千里參軍“行經曲阿”故事

陶淵明(352或365年~427年),名潛,字淵明,又字元亮,潯陽柴桑(今江西九江)人。東晉末至南朝宋初期偉大的詩人、辭賦家,中國第一位田園詩人,被稱為“古今隱逸詩人之宗”。他的詩,無論境界、風格和語言都呈現出一派新氣象,與王羲之的字,顧愷之的畫,同是體現當時文藝發展新趨勢的杰出代表,對后世文學有著深遠的影響。

晉安帝元興三年(404年),陶淵明為生活所迫,不惑之年出任東晉“北府兵”鎮北將軍劉裕的參軍,離家鄉千里趕赴軍府所在地京口(今鎮江)上任。陶淵明此行沿運河乘船行經曲阿(今丹陽)時,寫下了其宦游時期的代表作《始作鎮軍參軍經曲阿作》。

《始作鎮軍參軍經曲阿作》

弱齡寄事外,委懷在琴書。被褐欣自得,屢空常晏如。時來茍冥會,宛轡憩通衢。投策命晨裝,暫與園田疏。渺渺孤舟逝,綿綿歸思紆。我行豈不遙,登降千里余。目倦川途異,心念山澤居。望云慚高鳥,臨水愧游魚。真想初在襟,誰謂形跡拘。

這首詩通過“出仕”與“本性”矛盾的揭示,訴說詩人內心的沖突和苦悶,抒發了對大自然無限向往、對人生自由執著追求的熱切心情,同時表達了對仕途的厭惡,對官場的鄙夷,從而展示出詩人追求個性解脫的廣闊胸襟。筆墨清新自然,感情婉轉回環,讀來饒有深味。

該詩前半部分追憶詩人出仕前那段青少年時期的生活和志趣,寫他本以安貧樂道、抱樸含真為最高旨趣,只因經濟窘迫,才不得不因就軍職而辭別家園為“祿”而仕的情景。該詩后半部分則回到眼前的旅途中來,寫羈旅的愁緒和復雜心情。悠遠的行程、孤獨的行舟,縈繞著綿綿的歸思。船向前行,心卻飛回了故鄉,這種思想與行跡的沖突,構成了陶淵明出仕時期的基本思想矛盾。“望云慚高鳥,臨水愧游魚”陶淵明熱愛大自然,那些在大自然中自由飛翔,盡情鳴唱的鳥兒,乃是自由解放的象征;那種向往自然,渴慕自由的情懷,在這里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傾瀉。“真想初在襟,誰謂形跡拘”則是說只要自己真正堅守崇尚自然的思想信念,即使做官也不致損害個人的高尚志趣。

陶淵明曠達超脫,沖淡平和的文化人格和精神氣質,及其高蹈守潔之志,寄至味于淡泊之詩,澤被后世,影響深遠。宋大文豪蘇東坡就十分推崇和喜歡陶詩,晚年的蘇東坡追和陶淵明詩韻而創作的“和陶詩”存有124首,其中就有《和陶始經曲阿》。此外,宋代“湖山居士”吳芾、明代名臣李賢、明末抗清英雄黃淳耀等都曾用陶淵明的這首“經曲阿”詩韻寫過和詩。

謝靈運追思君子“曉發云陽”故事

謝靈運(385年~433年),名公義,字靈運,南朝山水詩人,佛學家、旅行家,開創中國山水詩派的第一人。晉安帝元興二年(403年),謝靈運繼承祖父爵位,被封為康樂公。劉宋代晉后,降封康樂侯,任永嘉太守等職。宋元嘉三年(426年)謝靈運為秘書監。這一年,謝靈運舟行丹陽,前往鎮江悼念劉裕次子廬陵王劉義真,寫下了五言古詩《廬陵王墓下作》。謝靈運雖以寫山水詩見長,但這首抒情詩情真意切,也是傳誦千古的佳作。

《廬陵王墓下作》

曉月發云陽,落日次朱方。含凄泛廣川,灑淚眺連岡。眷言懷君子,沉痛結中腸。道消結憤懣,運開申悲涼。神期恒若存,德音初不忘。徂謝易永久,松柏森已行。延州協心許,楚老惜蘭芳。解劍竟何及,撫墳徒自傷。平生疑若人,通蔽互相妨。理感深情慟,定非識所將。脆促良可哀,夭枉特兼常。一隨往化滅,安用空名揚?舉聲瀝已灑,長嘆不成章。

廬陵王劉義真在劉裕諸子中算是佼佼者。劉裕稱帝后,由于劉義真愛好文學,謝乃依附于義真,他們之間有著特殊的政治關系。未幾劉裕死,長子義符即位,是為少帝。劉義真于少帝景平二年(424)正月被廢為庶人,次月被殺害。同年八月,宋文帝劉義隆即位改元元嘉。元嘉三年(426),宋文帝為義真平反昭雪。

由于謝靈運對劉義真感情深厚,因此這首詩以樸實無華的語言傾訴自己內心的情感,寫得真摯動人。詩的開頭寫詩人奉召還京,一早從丹陽出發,傍晚才到舟次鎮江劉宋宗室墓

地。面對廬陵王之墓,心頭凄苦難言。“曉月”“落日”成為引發詩人傷感憑吊的背景和觸媒。他想到劉義真的為人,想到自己與義真的情誼及義真的被害,自己因受牽連而被逐出京城等,便頓覺“沉痛切中腸”。撫今思昔,也寄托了詩人自身政治上的滄桑之感。而今,文帝當政,奸人等受到懲辦,詩人也得以昭雪還京。詩中“延州”,引用了丹陽延陵季札典故,說季札雖解劍協心,楚老雖撫墳痛哭,對死者已無及,而生者“徒自傷”,指劉義真含冤被殺,已是無可挽回之事。這首詩感情真切,哀婉動人,“舉聲”“長嘆”與發端的“含凄”“灑淚”互為照應,使前后融合為一,令人回味無窮。

顏延之曲阿伴駕“侍游后湖”故事

顏延之(384~456年),字延年,瑯琊臨沂(今山東臨沂)人,南朝宋文壇領袖人物、文學家,著名詩人。文章之美,冠絕當時,與謝靈運并稱“顏謝”。其文學成就,在中國古代文學史上占有重要一席。

顏延之今存詩29首,《車駕幸京口三月三日侍游曲阿后湖作詩》為其中之一。由于顏延之是劉宋王朝的四朝元老,因而該詩的創作年月又有兩種說法:一種意見是創作于永初二年(421)宋武帝劉裕幸丹徒時;另一種意見是創作于元嘉四年(427)宋文帝駕臨丹徒并游湖時。

《車駕幸京口三月三日侍游曲阿后湖作詩》

虞風載帝狩,夏諺頌王游。春方動宸駕,望幸傾五州。山只蹕嶠路,水若警滄流。神御出瑤軫,天儀降藻舟。萬軸胤行衛,千翼泛飛浮。凋云麗璇蓋,祥飆被彩斿。江南進荊艷,河激獻趙謳。金練照海浦,笳鼓震溟洲。藐眄覯青崖,衍漾觀綠疇。民靈騫都野,鱗翰聳淵丘。德禮既普洽,川岳遍懷柔。

曲阿后湖,即丹陽練湖,是丹陽大運河的調蓄水源。從西晉末年經東晉、南朝、隋,到唐初,練湖被叫做“曲阿后湖”,是當時江南地區的一大名勝。該詩雖是一首應制詩,但包涵著極為豐富的文化內核,反映了當時特定的文學思潮和主流意識。詞采藻麗典雅,筆法整練工巧,首句以“虞風”領起全詩,以古事比附今事,反映“元嘉之治”的氣象,用典貼切。詩中大量使用儒學典實,既增強了    詩歌的儒學色彩,又顯示了作者的文學修養?,庉F、藻舟、璇蓋、彩斿等用字注重色彩上的渲染,猶如一幅多彩絢麗的水彩風景畫,為今天的讀者呈現出1600年前帝王游覽練湖的美麗繁華場景。

南朝時期,因曲阿后湖是宋齊梁三代皇帝家鄉的名勝而受到格外青睞,有多位皇帝曾經游歷曲阿后湖,包括劉宋武帝劉裕、文帝劉義隆、孝武帝劉駿及梁武帝蕭衍等,其中宋孝武帝劉駿還寫下了《濟曲阿后湖詩》:宵登毗陵路,旦過云陽郛。平湖曠津濟,菰渚迭明蕪。和風翼歸采,夕氛晦山嵎。驚瀾翻魚藻,赪霞照桑榆。

鮑照云陽登埭“九里感懷”故事

鮑照(416年?~466年),字明遠,祖籍東海,南朝宋著名文學家,與北周庾信并稱“鮑庾”,與顏延之、謝靈運并稱“元嘉三大家”。元嘉期間(424~453年)被宋文帝劉義隆聘為國侍郎。孝武帝即位后,任大學博士兼中書舍人、魏陵(今南京市)令、永嘉(今溫州市)令等職,后任朐海王前軍參軍,人稱鮑參軍。一天,鮑參軍自都城建康(今南京)乘船沿破岡瀆運河來到云陽(今丹陽)境內的九里埭(今延陵九里村),登上高高埭堰堤壩,望著這舉世罕見的過山運河,思緒萬千,寫下五言古體詩《登云陽九里埭詩》,感嘆“似水流年”的人生旅程。

《登云陽九里埭詩》

宿心不復歸,流年抱衰疾。既成云雨人,悲緒終不一。

徒憶江南聲,空錄齊后瑟。方絕縈弦思,豈見繞梁日。

時光流逝是最讓人無可奈何的,面對因疾病而衰弱的身體,詩人曾經的雄心壯志也已被殘酷的現實消耗殆盡,回首當年,滄桑的過往,無限的感慨,遠行人,許多愁,在九里埭一起涌上心頭……

除上述四大詩人外,南朝陳代的政治家、詩人張正見舟行丹陽延陵也留下了《行經季子廟詩》。

《行經季子廟詩》

延州高讓遠,傳芳世祀移。地絕遺金路,松悲懸劍枝。

野藤侵沸井,山雨濕苔碑。別有觀風處,樂奏無人知。

張正見,字見賾,清河武城縣(今河北故城)人,累官遷通直散騎侍郎。張正見工于詩,負盛名,“其五言詩尤善,大行于世”。該詩前兩句引用季子的三讓王位、路不拾金、徐墓掛劍三則典故贊嘆先賢的至德誠信和高潔風范。第三句“野藤侵沸井,山雨濕苔碑”則是迄今所見最早提到延陵沸井這一“天下奇觀”的詩句,也是丹陽延陵季子廟區別于常州、江陰等地季子祠的標志性景物特征。

責任編輯:王淵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江西11选五遗漏数